• 论微博:自由人的自由联合

  • 发表时间:2018-07-12 18:06 | 秀站网 | 点击数:
  • 互联网最底层的生产力源头是,它实现了自由人的自由联合。

    所谓联合,你可以把它看做链接(link)的同义词。互联网的高楼大厦来自于一个简单的突破,网页之间相互链接,一键到达。Yahoo做的是网页间的封闭的死板的有上下主次的链接,google打破了它,把所有网页跟自己建立了链接,并且把网页间相互链接的数量作为衡量一个网页价值的主要指标。无可否认,googel抓住了互联网的“自由”本质。而Facebook则这条路上跃升,直接在人之间建立链接,ebay和淘宝把单纯人的链接提升到了商户和人。twitter跟facebook一样也是人的链接,不过把链接的形式从封闭提升到了开放。这个有逻辑可循的却又非常有趣的过程还在持续,我们还可以看到许多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新物种。

    如果这个论断靠谱,那么互联网的各种产品就是在不同的角度实现了这一价值。我打算从眼下最时髦的,对我们这个社会塑造力最强的产品开始说起。微博,就是人作为自由新闻人的自由联合。联合,是一个社会化的大众化的词,而链接,是一个互联网人更熟悉的专业化的词。当我们说网页的时候,用链接;说人的时候,用联合。

    一、自由何来?

    微博的前身是十多年前就有的博客,博客让每个人都成了新闻人。我们不必通过报纸、电视台、门户网站以及他们的记者才能发布信息公布于众。我们自己在各种各样的博客空间里就能发布文章,然后形成自己的主页。我们可以通过MSN、QQ、邮件来向朋友推荐我们的文章,如果你跟门户的编辑关系好,也可以拜托他们把你的文章放到门户的首页上推广。我们都成了新闻人。

    不过,博客只完成了第一步,每个人都成了自由的新闻人,却未能完成第二步,让自由人的能够自由的联合。这产生质变的一步,是由微博来完成的,依赖于follow或者关注这个动作。如果你熟悉互联网产品,也许会说,其实RSS阅读器已经实现了自由人的自由联合。利用RSS阅读器,每个博客不再是相互独立的孤岛,而是可以相互“订阅”,这个订阅很像是微博里的收听或者关注,即follow;我们不必要去门户博客频道或者刻意打开一个博客的首页才能看到别人的博文,RSS阅读器会自动把我们订阅的博文推送到面前。

    不过问题在于,这种相互联合的成本太高了。

    有多少人会使用RSS阅读器呢?有多少人会费劲写一篇上千字的博客呢?有多少人有看动辄上千字的博客呢?博客作为一种互联网功能的用户始终停留在千万的数量级。你也许还会说,类似qzone这样的SNS成功的把博客整合进了人际网络,使得博客的使用人数突破了亿这个数量级。但问题在于,SNS是封闭的,Qzone和facebook都不例外。这些博客是写给自己或者朋友看的,这些人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新闻人。不熟悉不了解、没有好友关系的SNS人,不能“自由的”建立链接。

    好吧。微博来了。它对SNS做了两个改进:第一,开放的建立链接。你关注我,不需要我同意。第二,强行的降低写博客和看博客的门槛,只要140字,看完140字只要5秒钟时间。看,只有当人可以随心所欲的关注别人时,才算是真正实现了人的自由联合,随之有了信息的自由流动。只有当人成为新闻人的门槛降到几乎为0,140字就可成文,小演员姚晨也可以和大CEO李开复一样说两句之后,这才让几乎每一个人都踏入了这个圈子,把每个人都变成了自由的新闻人。

    于是一个精彩的事情发生了。有几千万粉丝的姚晨、李开复、刘翔和有几百万粉丝的薛蛮子、王冉、马化腾和只有几万粉丝的你、我、他直接或者间接的相互关注了。任何一个有价值的信息一旦触动他们的神经获得他们的感应,他们就把它传到出去,并且加上自己的意见。这个信息和意见作为一个整体再一次得到下一个节点的感应,再传导出去。他们的整体在做一个极为敏捷和精妙的新闻再加工、再传播的过程。像是一个精妙且完整如一的大脑。信息的含义深度和影响力的扩散广度远远超过任何时代的任何个体。而这又是什么?正如twitter所说:我们是地球的脉搏。

    这就是自由联合的力量。这是在博客时代无法有的“奇迹”。

    如上只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新闻业。教条而冰冷。换成一个新闻从业者的角度,他的感受会更加直观而热情。因为他本人经受着从不自由到自由的煎熬过度。

    其实互联网对媒体链条的粉碎,不止一次。第一次是对报纸、杂志等传统纸质媒体的粉碎。本来,记者写的稿件一定要发到报纸杂志上才能有读者、才能卖广告;但有互联网之后,稿件在这个渠道上能够有更快速的展现、更多的读者、更大的影响力。记者们就不再那么在意在报纸上的版位了。这也意味着,他不再那么在意主编们的说教了,只要能在门户上获得好的位置和点击,编辑部的人的评判就无效,传统的衡量方式就倒塌了。这无疑更能激活记者的灵感和勇气。第一次,互联网把内容和传统的载体割裂了,也把记者跟编辑部割裂了,把记者跟传统的评价体系和束缚割裂了。所以,2006年,笔者本人跟随很多优秀的媒体人,坚决地离开工作两年的杂志,投向门户。

    没想到很快就有了第二次粉碎。本来,门户或者报纸的记者的稿件一定要发到门户首页上才能有读者、才能卖广告;但有了社会化媒体,确切地说就是微博和SNS之后,稿件在这个渠道上能有更快速的展现、更多的读者、更大的影响力。记者们就不再那么在意在门户上的版位了,而在意一条微博是否被有数百万数千万粉丝的李开复或者薛蛮子转发了。这一次,社会化媒体把内容跟门户割裂了,也把写手跟主编割裂了。

    更重要的是,格局发生着本质的变化。是否在门户版面上获得好的位置也依赖于编辑部的判断,他们的判断,跟报纸、杂志编辑部的判断在本质上并无差别;并且,版面是有限的,渠道是有限的。但在社会化媒体上,是否获得好的关注并不取决于一个编辑部或者几个人,而是取决于所有的参与者。李开复不看好你的微博,可能薛蛮子看好,薛蛮子不看好你的微博,可能王冉看好。版面是无限的,渠道是无限的。当渠道不再稀缺,内容就会为王。第一次,媒体人不再跟一个冷冰冰的机构绑定在一起。而是依赖于自己的价值,与一群热情四射、活力十足的人在一起。

    所以又一次,我在2011年坚定地离开工作多年的媒体岗位,成为一个自说自话的自媒体,一个彻底的自由人。这一次,我是跟千千万万的自由人站在一起。我们相互转播、评论,相互扶持、激励,相互成全。

    (责任编辑:fengqiyue)

分享到:
  • 上一篇:微博迟早会完蛋 下一篇:2012互联网并购风波之优酷土豆:成功创业者or资本操纵傀儡?
  • 相关 明星娱乐 资讯
    精彩图库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美体
    Copyrights © 2011-2012 皖ICP备10208435号 Www.dedecmsmb.com 秀站网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请联系本站,我们将立即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