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预测未来IT趋势

  • 发表时间:2018-07-12 17:47 | 秀站网 | 点击数:
  • http://upload.chinaz.com/2012/0503/1336016003520.png

    保罗·萨夫(Paul Saffo)

    保罗·萨夫:资深科技领域预测专家;投资研究机构Discern总经理;独立研究机构IFTF(Institute for the Future)前任主管;斯坦福大学工程系顾问教授。

    我在研究未来趋势时关注四个指标,矛盾(contradictions),颠倒(inversions),怪异(oddities),巧合(coincidences)。

    矛盾:比如在2007年,股票和金价都在上涨。但从经验的角度来看,股价和金价同时高企的情况实属异常。这种矛盾的出现预兆着根本性改革即将发生。

    颠倒:颠倒就是事情发展出现了不合时宜的场景。比如当墨西哥警方逮捕贩毒头目时,头目们对着摄像机露出骄傲的表情,而警方却戴着滑雪面具以遮掩容貌,这就是颠倒。它预示着墨西哥警方和毒贩的斗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怪异:在2002年,一款机器人吸尘器发售了。我认识的工程师们都十分兴奋,但是呢,他们并没有买吸尘器。这就太奇怪了。这当然不是说他们不打扫卫生,而是他们看到了一些我们没有看到的东西。

    巧合:在2007年的第四届DARPA无人驾驶机器大赛(DARPA Grand Challenge)中,自动驾驶汽车成功地在模拟郊区环境中完成驾驶任务。而就在同一天,在加州的一条高速公路上发生了118辆车的连环相撞事故。这种巧合预示着,机器人比人类更适合驾车。

    埃丝特·戴森(Esther Dyson)

    埃丝特·戴森:商务通讯《Release 1.0》创建者;每年3月在亚利桑那州Scottsdale高科技PC论坛主办人;高新科技、卫生保健、太空旅行领域公司天使投资人;23andMe、the Long Now Foundation、the Santa Fe Institute、 Evernote等组织机构董事会成员。

    我在预测未来趋势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很远的地方去。比如我离开了硅谷,到俄国这样很远的国家去。我认为只有作为局外人,才能避免熟视无睹,才能发现自己想要发现的东西。我喜欢到处去旅行,旅行的见闻让我得以了解每件事情存在不止一种的解决办法。

    还有一个很关键的点,就是保持好奇心。我的父母都是科学家,我自小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基本上我只研究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当然这些东西并不是大家都感兴趣。

    璜·安利奎斯(Juan Enriquez)

    璜·安利奎斯:投资机构Excel Medical Ventures总经理;风险投资Biotechonomy主席兼CEO;著有《The Untied States of America》及《As the Future Catches You》。

    对未来的准确判断常常被“理所当然”的想法所羁绊,比如说“我们是人类”,这又是理所当然的吗?你的祖先可能是克鲁马努人(Cro-Magnon),或者南方古猿( Australopithecus ),古人类经过了很多年的进化过程才成为了现在的你我。难道进化的结果就是让你我都成为鲁什·林堡(Rush Limbaugh)和霍华德·斯特恩(Howard Stern)(两者皆为美国著名主持人)吗?你必须要去思考,我们的进化是否存在其他的可能性。

    或比如说,“美国的国旗在接下来的五十年内仍然有五十颗星”,你能够预测未来五十年将发生什么吗?所以我们只有拿自己最习以为常的观点开刀,才能发现最绮丽的宝藏。

    提姆·奥莱理(Tim O’Reilly)

    提姆·奥莱理:奥莱理媒体创建者,该公司既是出版开源代码书籍的先驱之一,也常承办许多开源社区的研讨会议,知名的研讨会议有Web 2.0,Foo Camp,Maker Faire等。

    我不认为我预见了未来,我只是看到了现在,而这些东西和未来有那么点关系。我喜欢有意思的人们,喜欢创意十足的孩子们。我看到他们然后开始思考——他们在干什么呢?

    有关创新,普遍认为它们似乎来自于企业家,但创新真正的源泉是好玩。当莱特兄弟(The Wright brothers)发明飞机时,他们说:“喵了个咪,你说我们能飞起来吗?”发明滑雪板的人是群小孩,他们把雪橇黏起来说:“喵了个咪,试试这货吧!”而在互联网领域,当时没人认为这能赚钱。他们说:“ 这些文件不懂从世界哪个地方跑出来的,喵了个咪!”

    温特·瑟夫(Vint Cerf)

    温特·瑟夫: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斯坦福大学教授;TCP/IP协议和互联网架构的联合设计者之一;邮件服务和媒体控制接口(MCI)数据基础架构的领导者;Google公司副总裁兼首席互联网专家;总统自由勋章获得者。

    我喜欢一句话“预测未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创造未来”。在很多时候,预测未来就是发掘现行世界还未实现的可能性,然后再把它变为现实。拿我自己做个例子,我当时和鲍勃·卡恩(Bob Kahn)一起研究开发出了TCP协议,但如今的互联网并不完全是我们的功劳,它还得益于其他条件的成熟——大家要能买得起电脑设备,相关技术得要完全成熟。所以发明只是你看着此刻的状况,然后突然觉得你能做出来什么。然后,世界就发生改变了。

    克里斯·萨加(Chris Sacca)

    克里斯·萨加:Google前任高管,风险投资代理人,其公司投资Lowercase Capital投资了包括Facebook, Instagram, Posterous, Twitter 和 Uber在内的互联网项目。

    你问我是如何预测未来的?好吧,我告诉你,我靠的是时光机器。不开玩笑了 ,我认为我们这些风投们被太多地冠以准确预测未来的荣誉。虽然我们在进行一项新的投资是目光长远的,瞻前顾后的,但事实上,我们通常是错的。我们只是错了很多,然后就对了。

    之前的惯例是,当准备投资一家公司时,就看它的项目计划书。不过我现在不这么做了,我上网,我从网络可触碰的世界里获取投资信息。我相信广大网络用户们已经帮我把核心的工作完成了。我只要上twitter搜索,看看我想投资的东西在用户们眼中是个如何模样。比如对Heroku的收购,当我在twitter在看到了对它的大量好评后,我就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我也会隔三岔五地去一次百思买,看看普通人是如何做选择商品,看看他们的心里价位是多少。对于抓着大把大把股票期权的富豪们来说,110美金和80美金没有任何区别,但对于普通的工薪族来说,这里面的差别可大了。

    伊藤穰一(Joi Ito)

    伊藤穰一: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主管;Creative Commons前任CEO;Flickr, Twitter, 和 Kickstarter早期投资人。

    我相信意外发现珍宝的本领,相信不同事物间微弱联系蕴含的力量。我和来自不同地区不同领域的人保持联系,然后用模式识别的方法和直觉,来对不同领域的东西进行预测。

分享到:
  • 上一篇:视频行业的新格局 下一篇:网络视频:寡头时代
  • 相关 明星娱乐 资讯
    精彩图库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美体
    Copyrights © 2011-2012 皖ICP备10208435号 Www.dedecmsmb.com 秀站网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请联系本站,我们将立即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