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新工场:追梦的人们

  • 发表时间:2018-07-12 17:40 | 秀站网 | 点击数:
  • 罗川

    罗川

    创业的人们去了来,来了去,一切如同从前一样。但开复还是原来的那个开复老师吗?

    文_王雨佳 摄影_刘浚

    场面乱得就像一场大型招聘会。这是在创新工场新址、北京中关村鼎好大厦9层举办的一场天使投资见面会,李开复、薛蛮子等天使投资人都到场了,并且现场与创业者互动。

    他们坐在一个个玻璃小隔间里,被助手环绕着,看上去严肃又疲惫。创业者们拥挤在门外望着,等待叫号后3个一组进去,展开不知将在几分钟时被打断的发言。

    已经在国企内退的朱大姐,手上拿着写着第五号的号码,站在写着“李开复”三字的玻璃门外,忐忑不安。她来自四川绵阳,从郑州坐火车过来,公司的名字叫“源动力”,是做节能环保产品的,和李开复的投资方向,并不契合,但她还是就想找李讲讲自己的项目,请他帮忙介绍个可靠的投资人,原因无他,只因为他创办了“创新工场”。

    门开了,3个人鱼贯而入。朱大姐先发言,李开复听了几句,很温和地告诉她,创新工场不投新能源项目,还介绍给她另一个投资人。朱大姐挤出门外,去找那位投资人。对方听了两三分钟,要她分清“天使投资”和“风险投资”的区别再来。

    “我的项目是市场推广的起步期,属于短平快,天使和风投都可以,我做了6年了,为什么不能听我把话讲完呢?”朱大姐尽管很不满,但她的京城引资之旅的确就这样结束了,连夜踏上了去上海的火车。

    但对李开复和他的创新工场来说,这只是个周而复始的开始。

    开复你好

    作为豌豆荚创始人之一,冯锋到现在还记得刚进入创新工场时的情景。在成为创新工场第一批招聘来的员工之前,身为诺基亚西门子成都分公司工程师的他,刚刚遭遇了谷歌中国 的5次“鄙视”。

    那天,在创新工场招聘接近尾声的时候,冯锋飞奔到招聘现场,蹲在地上完成了笔试试卷,之后他还开车送面试官赶往机场。因为他相信,创新工场不像很多媒体所说是“忽悠人的”。

    2009年底,创新工场成立,第一天就收到了7000多封简历,随后,开始在全国各地招聘。与此同时,创新工场自我孵化的一批项目开始运作。2010 年,经过了 4 个月的研发调试,冯锋和当时仅7 个人的团队决定把产品推到市场看看反馈——这个产品的名字,就是现在为众多安卓手机用户熟知的豌豆荚。

    那时,冯锋在创新工场的生活似乎与一个普通上班族无异,上班来工场做开发,下班就回家。但是,冯锋感觉到的是不同的压力,“工场有好的idea,但是能否为用户接受,都是未知数。为了工作,我经常会睡在工场。毕竟,工场不是无限期让你做的,只有1年时间,必须看到成果,如果没有起色项目就要砍掉。”

    “不想再琢磨PPT怎么写,不想写完一个100多页的PPT再改上十几遍了。”应用汇后来的CEO、联合创始人罗川这样解释加入创新工场的理由。刚刚年过40岁的他,曾任微软MSN中国总经理、新闻集团MySpace中国CEO、中国移动139移动互联COO,来这里的唯一理由,是不想被移动互联时代淘汰。

    “如果我不认识开复,我不会和他们联系,我的创业轨道就会不同。”罗说。他还记得来工场看项目时,应用汇当时的两个负责人王京和袁聪见到他之后,第一句话就问:“您觉得应用汇到底有没有前途?”

    罗川很文艺地答道:“只要是移动互联,做一切都有前途,就好像站在北极,怎么走都是向着南方。”

    “创新工场是点点的舅舅,一直帮助我这个父亲。但是,开复他们没有干预过我的决策。”点点网创始人许朝军这样定义点点和创新工场的关系,他不喜欢“校长”与“毕业生”的比喻。但他也不否认,2010年,正是李开复和汪华反复鼓励他创业,才让当时还在盛大边锋做总裁的他下定了决心。“如果错过这一波机会,我2012年再创业,可能拿不到这么多融资。” 2011年4月28日,点点获得联创策源、红杉资本和创新工场的A轮千万美元投资。

    实际上,就在点点网加入创新工场之后,周鸿祎在一次会议上问过许朝军,他也有天使投资基金,为什么不找他?而许朝军的中学学长雷军,业余爱好也是天使投资。

    “我希望我找的是专业的天使机构,只扮演投资者的角色。对方不会把自己的实业战略,绑在我的身上。开复也有裹挟的想法,但是相对中立。何况,我如果找周鸿祎,也可能得罪很多人。”许说,他的不少朋友想以个人身份投钱给他,但是他不愿意承担这种人情的风险。用机构的钱,他心安理得。

    同桌异梦

    谈及在创新工场的经历,冯锋开口闭口都是“工程师文化”,他不讳言,整个豌豆荚团队的文化都是在创新工场形成的。

    实际上,冯锋来到创新工场之前,就视李开复为偶像。在他看来,工程师文化,比市场文化、销售文化都要优越得多。“销售文化的公司,特点是将利润作为第一目标,做产品就要挣钱。而谷歌这样工程师文化的公司,最初推出搜索引擎的时候,也没想过怎么挣钱,想到的是,只要能服务社会就有商业价值。我们做豌豆荚,想到的是把产品做好,服务大部分用户。好产品挣钱的日子,就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

    实际上,对于一群没有多少社会资源的年轻人而言,创新工场在人才招聘、法务、行政等等事务上的服务,弥足珍贵。而自豌豆荚诞生之日起,李开复的团队就从未有一刻放松过对他们的影响。

    据冯锋回忆,豌豆荚第一个版本,是以管理个人信息为主,包括通讯录、短信,是一群年轻工程师凭自己喜好做出来的产品。产品做出来之后,汪华就催促他们,马上推出去让终端用户用。豌豆荚推出之后,信息管理的功能反应平平,而其中一个很小的功能——让用户装上PC里已经下载好的软件却很受欢迎。很快,整个团队修改了产品。“工场告诉我们的是一种思路,而不是具体的内容——你认为的再好东西只要用户不接受就要马上砍掉。”时至今日,冯锋忘记了最初的一年里,他们进行过多少次修改。在这样一个不断的研发、试验、修改的流程中,冯锋说作为一个工程师,他感觉到莫大的成就感。

    罗川的感受明显和这个年轻工程师不同,对于这个大公司的高级职业经理人来说,处理行政事务并不困难,如果没有李开复的存在,他不认为孵化器本身对他多么重要。40岁的罗川已经不是毛头小伙子了,他坦言从做企业第一天起就想着挣钱,工程师文化不是他需要的。无论产品的方向、战略甚至融资,罗川觉得都是来自自身团队的力量,而不是求助于他人。何况,创新工场也同样是一个创业公司,而李开复本人不参与每个项目的运营和融资,“他没有时间,他的精力都放在接受采访,对外传播创新工场和每个项目上。”

分享到:
  • 上一篇:360裂变:奇虎进化密码 下一篇:巨人纪学锋:微端化是客户端游戏发展趋势
  • 相关 明星娱乐 资讯
    精彩图库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