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业激情+充裕资金+丰富人脉=硅谷成功因子

  • 发表时间:2018-07-12 17:32 | 秀站网 | 点击数:
  • 本月中旬Facebook即将上市,其估值达到了创纪录的1000亿美元。IPO之后必将造就新的一大批年轻的百万富翁。纽约时报应景发表了一篇文章,谈到了一些Facebook前员工的故事。从这些故事中我们可以总结出了硅谷生生不息的秘密:一家成功的公司的员工在股权变现之后往往都会开始去缔造新的传奇。创业的激情+充裕的资金+丰富的人脉就是硅谷的成功因子。

    /

    左:Matt Cohler,Facebook7号员工;中: Adam D’Angelo,扎克伯格的高中朋友,2004年加入Facebook,后来成为CTO;右:Ruchi Sanghvi,Facebook的第一位女工程师。(图片来源:Getty Image)

    这几个年轻人都走了,但绝对不是退隐江湖。有了可观的股权,加上宝贵的人脉,他们都离开了Facebook。要么是创建自己的公司,要么资助自己的朋友。

    随着Facebook本月中旬IPO日子的临近,也许会有更多的人会加入到他们的队伍当中来,这批人有可能会成为Facebook的一笔永恒的遗产—他们也许会成为寻找建立或投资下一个Facebook的新一代技术大亨。

    硅谷的历史一直就是伟大公司孕育出新一代伟大公司的历史,最好的公司往往会成为想要成就一番大事业者的中转站,那些在一家公司学会了东西的人往往会继续创办自己的新公司。

    这就是硅谷的故事,从苹果到网景,从PayPal到Facebook,莫不如此。每一次技术公司的公开发售都会造就一批新的技术大亨,他们腰包鼓鼓等着投资。但这一次是令人瞠目结舌的1000亿美元估值,其所造就的兄弟会将远比以往的大亨更加富裕。

    这个兄弟会的成员大多是理解社交网络价值的年轻人,而且主要是白人和亚裔。他们是有钱人。有些Facebook早期的主管已经出售了自己在私募市场的股份,把几百万美元放进了自己的腰包。

    纽约时报以Cohler为例说明硅谷的这种循环模式。

    Cohler在耶鲁勉强呆了两年之后,在一次聚会上遇到了PayPal(稍早一轮的周期)的前高管Reid Hoffman,两人一拍即合,前者成为了后者的门徒,辅助后者进行创业投资,并跟着他来到了新的初创企业LinkedIn。然后Cohler再来到了Hoffman等PayPal前高管资助的新企业Facebook,在那里他的职责是竭尽所能招聘最好的人才,他从2005年开始一直呆到2008年。

    然后Cohler离开了Facebook,当起了风险投资家。对于他在Facebook的老朋友来说,他的作用很大。

    Cohler 的风投机构投资了几家Facebook的毕业生建立的初创公司,比方说由Facebook早期员工D’Angelo和Charlie Cheever创办的在线问答网站Quora,以及由Facebook联合创始人Dustin Moskovitz建立的工作管理软件提供商Asana,还有Facebook前驻巴西办事处负责人Julio Vasconcellos创建的巴西电子商务网站Peixe Urbano。

    Cohler本人则对照片分享应用Path进行了投资,这款应用同样是由Facebook的前雇员Dave Morin创立的。而且他还对Instagram做了投资。Instagram现在已经被Facebook以惊人的10亿美元收购,相信Cohler也是赚得盆满钵盈。当然,很难讲这些Facebook人创办的公司能不能持续下去,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现在硅谷的钱太多了,多到初创企业无需盈利就可以壮大自己。

    另一个例子是Sanghvi,她是Facebook的前20名员工之一,她的丈夫Aditya Agarwal也是Facebook的。这对夫妻跟另一名Facebook的工程师在2010年创建了一家技术基础设施公司Cove,最近被云存储供应商 Dropbox收购。Dropbox的创始人也是Sanghvi通过社交认识的。

    Facebook的社交网络对于这些Facebook前雇员们来说至关重要。Sanghvi也对自己朋友Morin的Path进行了投资。

    Sanghvi称这样的关系网极其有用,不仅可以获得有形的资金和人才支持,也可以在感情上扶持。有这样一帮朋友是非常重要的。

    资深的投资人Bill Tai说,硅谷的社会结构就像一张高度重叠的蜘蛛网,人人都是相互联系的。他预计Facebook的IPO会影响到整个硅谷。

    Cohler 编织关系网的技巧就很熟练。2007年,在为Facebook搜罗人才的时候,他跑到Google的自助餐厅跟自己认得的一位Google员工—年轻的斯坦福博士Benjamin Ling共进午餐,一顿饭过后他已经说服对方投奔Facebook,后者在Faceboo干了两年,然后又回到Google干了几年,接着就凭借着手上的数百万美元和人脉摇身一变成了天使投资人,开始资助小型的初创企业。

    许多创业者因为要么在Google要么在 Facebook认得他而接近他。对于每个自己喜欢的初创企业,他都会投2.5万到25万美元不等,而且他还喜欢跟朋友一起加入到项目中。Ling说自己最有价值的贡献往往不是钱,而是帮助朋友招聘到他们垂涎的工程师。这正是他为自己朋友D’Angelo在Quora干的事情。

    Ling现在是社交网络Badoo的首席运营官,他把硅谷比作是更为传统一点的社会中的部落。“大家都互相帮助,从招聘、融资到业务拓展,不一而足。”

    硅谷的社交网络家系里面最出名的要数一个被称为PayPal帮(PayPal Mafia)的小圈子。这个小圈子的成员包括PayPal的创始人之一,Peter Thiel,还有Facebook最早的投资人之一Hoffman。另一位联合创始人Elon Musk后来则跑去造高端电动汽车Tesla了。

    另外两个成员是Russell Simmons和Jeremy Stoppelman,他们于2004年创办了消费者口碑网站Yelp,Benchmark(Cohler是合伙人)也对该网站提供了部分资金支持。投桃报李,Yelp今年上市,现在市值已达12亿美元。Ling跟Stoppelman也是朋友,他们有时候会一起投资。

    要想一窥Facebook上市之后会发生什么,可以回想一下Google2005年上市的壮观场景, Google的这群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的股份变现,一夜之间,钱多到这帮家伙再也不需要工作。

    Google 上市的时候,Aydin Senkut36岁。跟自己的父母前往欧洲挥霍了一个月的假期之后,他在加州艾瑟顿买了一所大房子,还有一辆兰博基尼。但他还有一大笔钱没花完。因此他开始投资自己朋友的生意。他把自己净资产的10%左右投到了十多个初创企业上。其中的一个是社交搜索引擎Aardvark,2010年被Google收购。

    Senkut认为在IPO之后很多的Facebook前员工都会变成天使投资人,并且很有可能涉猎一些无法立即赚钱的尖端创意,他说:

    既然天降横财,何妨大冒其险?

    文章作者:boxi

    文章来源:36氪

分享到:
  • 上一篇:Facebook推出App Center背后的秘密 下一篇:计算机科学不等于数学
  • 相关 明星娱乐 资讯
    精彩图库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