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线前主编KK的互联网垄断论 腾讯最爱听

  • 发表时间:2018-07-12 17:31 | 秀站网 | 点击数:
  • IT时报记者 赖真

    论辩经常都是欺软怕硬。同样一个观点,有的人说出来被骂得狗血喷头,但换个人说出来,却会奇迹般地无人辩驳。这种情况往往都是因为对方来头太大,或者水平太高,每个人都想:这家伙的观点我不同意,可惹不起,也辩不过,就别自取其辱了。一肚子不忿先攒下来,下次逮到一个“软柿子”再骂回去!

    近代中国西风东渐,一夫多妻这种封建糟粕自然遭唾弃。但当时的文化怪杰辜鸿铭为纳妾辩护,与他同在北大任教的名流教授却无人敢骂,因为他太牛了。大家要用西方来的“德先生”和“赛先生”启蒙中国,但说起西方谁都没有辜鸿铭熟,他游学欧洲十一年,精通英、法、德等十门语言,与托尔斯泰、罗曼·罗兰、毛姆等名流相交,是当时海外最受推崇的中国学人。所以大家尽管平时抨击封建糟粕很起劲,但自忖西学功底不如老辜,听到他鼓吹纳妾就都不吭声了。

    由此可见,论辩有时候不单纯是观点的交锋,而是先要看看对方是谁。

    最近腾讯一边在和奇虎打垄断官司,一边请来美国《连线》创始主编凯文·凯利(KK)与马化腾进行尖峰谈话。KK在中国互联网业是备受追捧的思想权威,这次他在与马化腾的对话中表达了一个观点:互联网企业的垄断不仅无害,反而有益。KK说:互联网经济的垄断和工业化时代的垄断不同,它会带来更大的价值,对用户也是有利的;而且网络企业的垄断都是暂时的,它随时会被其他企业所替代。听了这话,马化腾应该如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只恨这不是在腾讯遭起诉的法庭。

    KK的这一论点自然广为传扬,至今没有看到任何人提出异议,似乎大家都很受教。但从平时业界对腾讯、百度的义愤填膺来看,又不太像,只能理解为KK的来头太大了,就像辜鸿铭谈纳妾一样,一干人等都只有侧耳聆听的份。

    我一直认为,今天全球通信业的困境与通信业缺乏自己的思想体系密不可分,现在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具有规模经济性的电信网络不断在重复建设,但始终被骂为垄断;看看互联网业,当遭遇同样的垄断指责时,立刻涌现创新的理论开路,把垄断切割为工业时代的垄断与网络时代的垄断,前者是有害的,而后者是有益的。有了理论的神功护体,互联网企业的垄断经营不仅摆脱指责,而且将备受推崇。背负垄断骂名的腾讯不远万里将KK请来,一片苦心天地可鉴!

    对垄断钳制竞争的顾忌始终都在,对此,KK抛出“代际说”,指出互联网时代的垄断不会延续很长时间,它会很快被下一代产品或者下一代科技所取代,互联网发展至今,还没有哪家企业能一直独领风骚。KK意指垄断总是不断在被打破,所以人们无需对暂时的垄断担忧。但他所表述的因果关系有些令人生疑,人们的确看到微软、谷歌、Facebook后浪推前浪,但这并不能完全解释为互联网企业的自然法则,事实上这同时也是市场监管和垄断干预的结果,微软、谷歌一直经受着种种的反垄断调查,这扼制了它们利用主导地位打压竞争者的可能,因此不能想当然地认为:因为互联网企业会兴衰更替,所以无需对垄断企业进行干预——尽管这是腾讯所期望的解释。

    KK的代表作《失控》是一本极有趣的书,他从生物学中抽取自然逻辑,用于描绘后现代的科技、社会与经济。KK认为在超智能时代,最智慧的控制方式就是放弃控制,就像蜜蜂和蚂蚁,群体中没有谁发号施令,没有谁干预控制,但却会自适应、自创造、自进化,作出最智慧的决策,这就是群氓的集体智慧。KK把老子道法自然、无为而治的思想用于预测后现代社会,有很大的启发性。

    KK对互联网经济的垄断形态毫无芥蒂,这符合他“控制不如失控”的理念。KK例举蜂群没有控制思维,但有些客观现象是不能过度阐释的,就像别人问辜鸿铭一夫多妻有什么合理性,他作了个广为流传的回答:一把茶壶总是要配上几只茶杯。辜鸿铭说的也是客观现象,但我们知道,这种回答只可会意一笑,奉为万世真理就不必了。

分享到:
  • 上一篇:12 个有效的提高编程技能的方法 下一篇:情色创新力
  • 相关 明星娱乐 资讯
    精彩图库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