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想杨元庆:过去的一年 是我活得最带劲的一年

  • 发表时间:2018-07-12 17:16 | 秀站网 | 点击数:
  • 即便所有中国企业都意识到“国际化”已是箭在弦上,这仍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

    无论华为爬北坡,还是联想登南坡,其在国际化上的深层次探索,值得所有中国企业翻检借鉴。

    尤其联想,在2004年12月宣布并购IBM PCD以来,已经历过两任“洋将”离任(沃德、阿梅里奥),“老帅”归来再退(2005年柳传志卸任董事局主席、2009年2月复出、2011年11月再度卸任),与之对应的是杨元庆的曲折经历,先是2005年接任董事长,复于2009年2月改任CEO,再于2011年11月以CEO之职兼任董事长。

    这显然不是人员、职位更迭交替这么简单,背后掩藏着深层次的文化整合问题——文化磨合难题也是在收购之初柳传志非常担心的问题。毕竟,有太多坎儿需要一一跨越,稍有不慎,满盘皆输也并非危言耸听。

    不难理解。联想国际化道路的考验至少在于:第一,联想是弱势品牌并购强势品牌,从新兴市场进入发达市场。至今,联想在国际上的品牌建设仍需精进;第二,通过并购开拓当地乃至全球市场,将形成不同的人才架构和管理方式,双方将深度融合,矛盾、冲突在所难免,并极其考验智慧。这是完全不同于以往跨国公司逐步向外扩张的传统模式;第三,尤其过去几年,PC行业以及联想难以忽视的智能领域,变革太多、太快,联想如何在理顺文化及管理之症的同时,抓住新趋势,也颇费思量。毕竟,苹果、三星等新贵,已经获取了太多眼球和真金白银。

    在不局限于如上的百般考验中,联想走得颇为曲折,但也涉险过关。

    新篇目当然是元庆再度“单飞”这半年。我们试图通过在中国、美国深入采访所获取的种种细节,包括元庆本人及高管团队的诸多变化,验证联想在这方面是否晋级。

    现在看来,至少联想“坐二望一”的位次值得欣慰,诸多文化也渐显清新之风,但还远未到欢庆时刻;甚至未来如愿摘得“世界第一”,也难松一口气。

    一切正如柳传志所言:一直在船上没被晃掉的人,才算“被时代选中的”。

    “刚过去的一年,是我活得最带劲的一年。”杨元庆说。此刻,他和刘军的脸上都现出类似酒酣的潮红,然而并没有酒,这里是联想2012年度誓师大会现场,他们显然被此时此刻的气氛感染了。就像出征之前,抬眼望去,台下兵强马壮,磨刀霍霍,主帅自然深受鼓舞,激动不已。

    这是杨元庆的巅峰时刻。他从未像今天这样接近梦想—向世界第一进发,联想今天正处在“坐二望一”的关键时刻。按照现在的速度发展下去,这个梦想的实现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能有今天,当然不是易事。甚至三四年前,杨元庆都不觉得“世界第一”是个很现实的目标,那时联想正泥足深陷。三年前,联想和第一名的差距是13个百分点。

    事实上,这是他再度“单飞”的半年—2011年11月2日,联想集团宣布,柳传志卸任董事长一职,将担任联想集团名誉董事长;CEO杨元庆同时兼任集团董事长。

    还可把视线拉得更长。从并购IBM PCD那一刻开始,联想就开始经历国际化文化融合和管理智慧的种种难题。

    杨元庆当年在执意并购IBM PCD时,肯定不会想到之后几年将要经历怎样的磨砺、艰难和痛苦。他有过临危受命、面临深渊的惊险时刻,有过“睡梦中猛然惊醒难以入眠”的惶惑时刻。

    但这一切最终都过去了。联想用连续10个季度在主要个人电脑厂商中保持最快的增长速度,并在去年把与“世界第一”的差距拉到9个百分点,到今天又缩小到4个百分点,它迎来最好时光。这时候的联想,让人想起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IBM。

    而杨元庆本人,在国际化几年中经历了过去近23年商业生涯无可比拟的成长,现在他试着学习以退为进、以柔克刚,学会站在舞台上享受来自东西方的掌声。

    行业第一,对于一家中国公司具有现实意义,它的产品、新技术在全球范围内将更容易推广,它的品牌将更容易获得认可。多年来,以联想和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分别选择了两种不同路径向国际化进军。爬陡峭北坡的华为一路伴着赞美与鼓励,而绕行南坡的联想则更多的面对着质疑。今天,杨元庆终于有机会向世界证明联想,并且他还认为联想正在代表着一种新的公司管理秩序。

    最终,联想可以站在行业最顶端,俯瞰对手、挥斥方遒了吗?没有。这是身处IT行业的困境,从来没有任何一刻可以丢弃危机感。在今日,行业已经巨变,移动互联网大潮袭来,传统PC业务不断受到冲击,大家开始讨论后PC时代(杨元庆将此定义为PC+时代),从操作系统到商业模式都将有大不同:Windows8、云端服务甚至连稳固的Wintel联盟都将被打破,世界重换天日。当联想还在努力赶超行业第一的惠普时,苹果已凭借平板成为新的领导者。在联想高层会议的讨论中,他们甚至还经常要花很大部分时间讨论“谁最有可能成为将来威胁最大的潜在对手”?

    更何况,外界一直在怀疑这家创立28年来大部分时间都专注于PC行业的厂商,身上可能已经缺少变化的基因,以及创新的基因,“贸工技”是多少年来紧贴在联想身上的标签,联想的创新性产品迄今还未在市场上收获更多关注。

    商业历史表明,成为行业第一,或许会使一家企业突然陷入内外交困。从外部讲,公司要承担额外的、但作为行业代表不得不做的一些事情;从内部讲,成为第一之后将伴随着骄傲自大的情绪,反应速度变慢,失去方向,创新变得更加困难。

    “的确,成为第一之后才是更艰难的时刻。”杨元庆说。“世界第一”这个商业世界最具鼓动力的词语,除了足够的诱惑力之外,其带来的考验、挑战,以及为保持荣誉所必须付出的智慧、坚持,亦难容忽视。

    杨氏成长

    4月18日,联想北美的誓师大会(Kick Off),杨元庆收获了更高的赞美。

    当他演讲完下台时,坐在台下的北美地区员工自发纷纷起立,鼓掌致敬他们这艘航船的船长。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在商业最发达国家赢得认可,称之为“征服”未尝不可,这让杨元庆的中国同事都觉得惊讶:“我坐在座位上,还没意识到周围人都站起来了。”

    “元庆是个好的领袖,这两年他变得更加自信,更知道如何团结团队。”联想高级总裁、主管全球供应链的Gerry Smith对《中国企业家》表示。

    来自国际团队的称赞对于杨元庆来之不易。除了搬家到美国、从头开始学英语,平衡东西文化的商业管理智慧,才是折磨他的症结所在。

分享到:
  • 上一篇:辨别网站流量来源的js语句 下一篇:关于Facebook的28件小事
  • 相关 明星娱乐 资讯
    精彩图库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