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腾讯帝国:失控下的反思

  • 发表时间:2018-07-12 17:13 | 秀站网 | 点击数:
  • 5月18日,腾讯公司宣布对公司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将原有的业务系统制改变为事业群制,公司现有业务重新划分成企业发展、互动娱乐、移动互联网等六大事业群。此外,单独成立控股公司运营腾讯的电子商务业务。

    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向全体员工发布的内部邮件中这样表示:这次调整的基本出发点是按照各个业务的属性,形成一系列更专注的事业群,减少不必要的重叠。

    这是自2005年首次架构调整后,腾讯内部的又一次“大调整”。七年之间,腾讯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腾讯帝国。

    /

    这是一次怎样的调整?

    去年12月15日,时代周报《失控的腾讯帝国》一文发表,文中引述《连线》杂志创始人、互联网“预言帝”凯文·凯利(以下简称KK)在《失控: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这本书里的预言:“个体是无意识的,群体在整体的失控中却找到了方向。同所有企业的发展过程如出一辙,成立14年,已有2万多名员工、数百个产品、几十条业务线的腾讯公司,不可避免会遇到大企业病,但这个庞大的腾讯帝国正驶向整体的‘失控’当中。”

    虽然《失控的腾讯帝国》一文直指腾讯当下面临的管理问题,但文章通过诊断腾讯,试图思考的却是,在互联网这片自然、活力不断而正野蛮生长的土地上,身躯庞大的腾讯该怎么走,如何在管理上走向更有活力的创新之路。

    这篇文章也是业界第一次把腾讯与管理“失控”画上等号。然而,这也正是马化腾日思夜想的问题,于是,马化腾不远万里请来了KK。

    4月23日在腾讯主办的这场名为“失控与控制”的对谈中,马化腾把心中久藏的困惑向KK和盘托出:“对互联网企业的管理来说,失控和控制之间怎样找到一个平衡点?”

    KK给马化腾开出了什么药方?一个月之后的5月18日,小马哥千思万想之后所做的腾讯架构重组,成立六大事业部和一个公司在内的七大平台,这样的调整是否能让腾讯走到“有效控制”的境地?

    马化腾的管理反思

    何谓“失控与控制”?

    KK的代表作《失控》发表于1994年,互联网刚刚兴起之际,这是一本很有趣,也很有预言性的书。KK从生物学中抽取自然逻辑,用于描绘后现代的科技、社会与经济。KK认为在超智能时代,最智慧的控制方式就是放弃控制,就像蜜蜂和蚂蚁,群体中没有谁发号施令,没有谁干预控制,但却会自适应、自创造、自进化,作出最智慧的决策,这就是群氓的集体智慧。

    当时代周报的《失控的腾讯帝国》一文把“失控”与腾讯联系起来之后,有人质疑:“按KK的观点,失控、放弃控制反而是好事,有利于腾讯的发展。”但这种质疑的声音其实忽视了“失控”观念的本源:生存。

    的确,蜂群中没有谁发号施令,没有谁干预控制,但所有蜂群“失控”之下不由自主的选择,背后仍有一个根本逻辑,就是生存、壮大、延续种族。

    而马化腾却是一个有着严重“不安全感”的领导者,2008年时他就如此说道:“我始终觉得很担忧,危机感始终存在,所以还不能放松警惕。但是这个危机感只要早点发现、早点应对,那还是有胜算。起码要往前走一步,看清楚情况,你才会下一步决定哪方面加大、哪方面放,但是会尽量低成本。”

    对腾讯而言,“失控”能带来内部竞争,带来腾讯的新鲜活力,带来产品上的不断突破,但当“失控”的程度足以危害到腾讯的根本之际,此刻的马化腾,比所有人都更加鲜明地意识到了“失控”的危害,甚至再进一步,足以危害腾讯的生存。

    如同《失控的腾讯帝国》一文所指出:进入腾讯这个体系后,人都会自然地懒惰,创新很难,复制很容易,而且比较容易得宠,这是一个体制问题,这个体制已经形成了鼓励偷,压制创新。”为了KPI,为了在腾讯内部得到重视,腾讯内部各部门之间的竞争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复制事件的不断发生也就顺理成章了。

    内耗之大、创新乏力,这些其实已经足以引起马化腾的隐忧。

    “腾讯的内部管理是我目前一个非常大的担忧。”4月23日,面对互联网“预言帝”KK,马化腾毫不讳言,亲口承认:“员工人数增加非常快,去年增加60%,现在突破两万多人,文化稀释、管理等方面其实会产生很大问题。还有就是业务层面,对新产品的研发上控制的问题同样存在。”

    随着腾讯的急速壮大,层级过多、业务关系混乱、重复设置、部门之间的竞争及推脱等管理问题早已经层出不穷,其实这些才是让马化腾最为头疼的组织管理问题,但他没法直接抛给KK。

    对于小马哥最操心的这些问题,KK的回答看似大而化之:“就像对待一个属于青春期的孩子一样,你没办法直接控制他,最好就是培训一些理念能让他能够放手去做,比如你告诉这个孩子,应该拥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应该为什么东西感到骄傲,你有什么奖惩给他,这是我们可以运用的一种控制方法。在公司内部、在互联网界,我们同样也可以那么去做。”

    但其实,KK开出的药方中已经明确指出,必要的时候需要有一只手去“控制”。也许这应该是只“看不见的手”,但它必须存在,而且要发挥作用。

    面对KK,人称“产品帝”的小马哥谦虚有礼,虚心请教。不过,此刻的马化腾其实心中恐怕已经有数,KK的说法只是更加证实了他的判断和已经作出的调整决策。

    果不其然,5月10日,在2012年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马化腾已经开始如此直言:“我们发现一个部门或者一个事业部,甚至一个小部门的领导都会非常热衷于管理,确定架构、指定负责人、开会、确定KPI、定期考核。虽然这些也很重要,但这真的是最重要的事情吗?”

    这次在公开场合的放话,可以被看做是5·18大调整前的舆论预热。

    有来自腾讯内部的消息人士表示,马化腾在管理上的反思,其实已有一年之久,《失控的腾讯帝国》一文“触到了化腾的痛处,管理”,但某种程度上,微信这个面向移动互联网产品的成功,让马化腾有了重组架构的底气。

    “腾讯既不希望业务剧烈放缓,同时又能慢慢向未来的开放架构上转。”如同熟悉腾讯的互联网资深分析师洪波的分析,腾讯早就看到了问题,但小马哥非常谨慎。

    从产品到运营的文化转型

    谷歌是工程师文化,腾讯呢,鲜明的产品文化,马化腾本人就是腾讯的“首席产品经理”。

    在腾讯微博上经常可以看到,大半夜,马化腾乐此不疲地回答用户有关产品的各种问题,一旦真的发现腾讯产品的不足,马化腾可以立刻致电相关人员,着手改进。

    腾讯历来是以产品主导的互联网企业,腾讯过去的架构也打上了鲜明的产品印迹。

分享到:
  • 上一篇:从蚂蚁的涌现现象谈社群经营 下一篇:MSN入华遭遇七年之痒:水土不服致本土化失败
  • 相关 明星娱乐 资讯
    精彩图库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