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宝反腐:四人“廉署”能否打掉内部“黑社会”

  • 发表时间:2018-07-12 16:59 | 秀站网 | 点击数:
  • 淘宝公开反腐一月后:腐败未禁绝 行贿成本提高

    淘宝反腐:四人“廉署”能否打掉内部“黑社会”?

    上亿消费者,几百万卖家,作为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淘宝曾经一度为假货所困扰,现在,7000人的团队内部腐败则成了比假货更可怕的麻烦。

    过多的自由裁量权,造就了小二的寻租空间。淘宝的平台影响力原本就蕴含了巨大的商业价值,不合理的机制导致众多商家在淘宝门前排队,并任由小二抉择。

    一个领头的,一个前警察,一个律师,一个会计师。四个人组成了淘宝内部的“廉政公署”,而他们面对的是24000名阿里员工。

    淘宝公开反腐一月后,腐败未禁绝,行贿的成本却提高了。

    “聚划算以前1.5万元能保证上,现在需要3万元;天天特价和淘金币的报价也从1000元涨到了3000元。”一位名叫晓西的淘宝卖家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原因可能是风声紧了,做的人少了,价格自然也就提高了。聚划算、淘金币、天天特价,是淘宝这个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上最受卖家欢迎的三项商品促销活动,也是过去两年腐败滋生的重灾区。

    2012年5月4日,淘宝发了封公开信,决意反腐。同时公布了内部专司其职的廉正部的电子邮箱,呼吁网商和公众举报监督。

    这封意在表决心的公开信,也对近期的反腐成果作了汇报。此前的3月6日,淘宝开除了三名“小二”(淘宝员工的统称),因其利用手中的权力,以帮助卖家上聚划算的方式牟取了上千万元的利益。照着公开信的说法,包括他们在内的一些涉嫌腐败的员工已经被移送公安机关。

    开通已近两年的廉正部邮箱,随着爆发的腐败案件涉案金额再次攀高,终于到了不得不直面公众的时刻。过去两年,它只是偶尔择机出现在淘宝网论坛上的一些呼吁之中。

    从2010年成立至今,廉正部只有四个人,负责人蒋芳曾在阿里B2B安全部门工作,2012年2月才调动到廉正部,除她之外,还有一个前警察、一个律师、一个会计师,四个人组成了淘宝内部的“廉政公署”,而他们面对的是24000名阿里员工。蒋芳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他们马上准备进第五个人。

    淘宝,曾经是草根阶层的创业天堂,如今,它像所有高速发展又拥有无上权力的垄断性组织一样,深受内部腐败困扰。值得追问的是,淘宝内部的权力寻租为何能够发生,监管机制为何失效,有没有事先调整机制预防腐败的可能?

    腐败生态链

    几千家代理公司大军,在腐败的小二和希望获取稀缺资源的卖家之间,充当了一个中间人的角色,有些甚至是由小二直接参股。

    风紧,扯呼。晓西过去合作过的两家代理公司,随着3月份聚划算腐败案件的爆发,都消失了。最新的黑市价格,他是在常去的卖家QQ群里看到的。

    廉正部邮箱公布之后,一下子进来了几千封,邮箱差点爆掉,其中最常收到的就是这一类举报。“卖家在QQ群里看到,还有人在说交多少钱可以包上聚划算和淘金币等活动,就截了图发过来。”廉正部负责人蒋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们最欢迎直接点出人名的举报,当然这种也一样要顺着线索查。”

    在晓西的印象中,2009年时,他听都没听说过还有能帮忙上活动的代理公司;2010年,经同行介绍加了QQ后,对方要半天才回一句;2011年,很多小广告就开始在QQ群里飞了。

    作为依附于淘宝而生存的产业链上的一环,代理公司起初只是一种随着淘宝商城的兴盛而出现、专门为不擅长于电子商务的传统企业提供网店代运营服务的公司。2008年就成立了的淘宝商城是在两年后启动独立域名时,大批传统商家入驻,代理公司才出现了几何级增长。

    “要想玩得转,就得懂淘宝的规则,得能上活动,还得能解决各种损害了网店信誉的问题。所有这些,认识小二的总比不认识的有优势。渐渐的,有人琢磨过味来了,开始专职解决难题,还有越来越多的人进来了。”一位2009年离职、如今自己创业做电子商务的小二回忆。

    现如今的几千家代理公司大军,就这样在腐败的小二和希望获取稀缺资源的卖家之间,充当了一个中间人的角色,有些甚至是由小二直接参股。3月份被查处的聚划算腐败案中,三名小二就是参股了一家名为“爱婚婚软件”的公司。

    这些代理公司,有些可以帮忙上聚划算等活动,明码标价;有些号称可以删除差评,一条200元;还有些可以协助通过进商城的审核。

    晓西2010年打算进淘宝商城时,就是连续报了两次材料都没通过,一家代理公司主动打来电话,开价5000元,第三次申请就顺利通过了。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代理公司背后都有一名“小二”。晓西意识到这一点,是去年在一家“小米营销网”上看到一个删差评教程,竟然依葫芦画瓢成功了。“他们有时也是靠运气和经验,反正都是事成后付费。可惜我以前被骗了不少钱。”

    “一半一半吧。”前述离职小二的观察是,最多一半的代理公司,可能是认识小二的;而参股的比例应该是少之又少,“毕竟风险巨大”。南方周末记者目前掌握的淘宝内部最早的一单小二腐败处理,发生在2011年1月,当时的淘宝商城化妆品类目总监“不花”和市场推广“云娘”参股了一家第三方代理公司,并且存在利益输送问题,他们因此丢了工作和期权。

    谁制造的寻租空间

    不愿意排队、担心买不到火车票的回乡人,催生了黄牛党及其背后的腐败铁路职工;不愿意排队、担心上不了活动的卖家们,同样孕育出了代理公司及其背后的腐败小二。

    为什么商家情愿行贿也要上活动?答案很简单,行贿之后,商家依然有着巨大的利润空间。

    一位经营服装类网店的广东卖家刘杨给南方周末记者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在一个上架周期内,一款衣服平均能卖20件;如果上了“淘金币”和“天天特价”活动,就能卖到近1000件;要是上了“聚划算”这个团购活动,一天就能卖上好几千件。对于价格并不透明的服装来说,再怎么打折,再怎么行贿,最后算下来都是赚的,还能一下子提升店铺流量。最关键的是,这些活动都是免费的。

    这些对卖家来说诱惑巨大的活动,一直以来遵循的是简单粗暴的排队机制。所谓的一套复杂的筛选机制,晓西在参加了一次聚划算和卖家的规则沟通会之后,凝缩总结成了两点:一是正品行货;二是不违反淘宝基本准则和法律规定。“所有商城卖家和规范经营的集市卖家不是都能符合嘛”。

分享到:
  • 上一篇:优酷如何收编土豆:聊聊天早早下班 下一篇:CN域名政策朝令夕改难获网友支持
  • 相关 明星娱乐 资讯
    精彩图库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美体